<dd id="rstsw"></dd>
      <div id="rstsw"></div>

          1. 今天是:
            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由物理形態向數字形態進階
            作者:  來源:中國投資協會項目投融資專業委員會  發布時間:2018-08-07

            在城市的變革與發展中,如何進一步推動形成全面開放的新格局?8月1日,第二屆國際城市可持續發展高層論壇上,與會的官員和學者在高端對話環節,從城市規劃、基礎設施建設三維進階、城市群協調發展等不同的視角,談了自己的認識和建議。


            城市規劃怎樣體現“開放”

            注重文化等“軟”指標


            一個城市的規劃,對引領其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


            “過去,很多城市的規劃,比較注重硬件上的規劃,如經濟發展的規劃,甚至產業基礎設施的布局等。”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徐林認為,對于一個開放的城市,規劃所要考慮的要素不應該僅限于過去這些“硬”的指標,應該比原來更開放、更多元。


            此次論壇的舉辦地——成都,規劃在2035年建成國際門戶樞紐城市。徐林說,“過去,我們講一個城市的開放度,往往用吸引外資規模、貿易進出口量占GDP的比重這樣的指標來衡量。成都要建設國際化的門戶城市,這些指標就遠遠不夠了,需要特別強調‘軟’的方面,比如說文化的開放和包容性。”


            “開放包容,是成都這座城市的魅力所在。”徐林結合自身經歷談了對成都這座城市的感知。“我父母因為工作調動關系,舉家移民到成都。生活在成都,不會覺得本土文化特別保守封閉,讓人融不進去,相反,在這里很容易交到成都朋友。”


            在他看來,一個城市具有了開放包容性,其國際化的程度就比較容易提高,創新能力也比較容易提高。“人才是喜歡到開放包容的地方去的,所以,中國最具有創新活力的城市,恰恰是最開放、最包容的城市,像深圳、北京、上海這些城市,都是移民城市。”


            未來城市競爭力從何而來

            基礎設施建設實現三維進階


            隨著城市的不斷變革和發展,如何才能形成面向未來的競爭力?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王忠民認為,基礎設施建設應實現從物理形態到服務形態,再到數字形態的三維進階。


            王忠民說,在過去30多年的城市化進程中,表現為地鐵、航空、港口等物理形態基礎設施的大發展,最終導致我國城市化進程以房和以地為核心的物理形態大爆發。如今,不同城市之間、不同城鄉之間、不同區域之間的不平衡,主要體現在服務領域。我國正在越發重視和擴大對服務基礎設施的投入,特別是教育和健康醫療服務。


            “任何一個今天的城市,如果你完成了物理形態,正在改進服務形態,云端化數字化的基礎設施將是你走向明天的真正有效的競爭力。”王忠民認為,步入數字化時代,云計算大數據產業是當今所有產業當中的排頭兵,城市基礎設施將進階為云基礎設施、大數據基礎設施,這也將是城市之間基礎設施競爭的聚焦點。“誰今天占領了這樣一個高地,誰的城市才有明天。”


            他指出,城市一旦在數字化基礎設施上具備競爭力,將擁有全球的競爭力。“因為數字化沒有民族、沒有國度,你可以把一切的數字資源變成你的,為其他國家提供服務。”王忠民舉例說,全球的云服務平臺都能帶來現金流的成長,在中國的表現是杭州。阿里巴巴螞蟻云的服務,正在和不同的城市簽協議,為其提供基礎設施服務。


            基礎設施建設的三維進階對城市的開放和發展有何啟示?“讓任何一個基礎設施盡可能開放,讓全世界資本對它有效投資,獲得回報,這將推動城市實現跨越式發展。”王忠民說。


            如何提升城市群的彈性和包容度

            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


            當我們談及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關系,除了競爭,更多討論的是城市群的協調發展。


            國務院參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原副部長仇保興對長三角城市群和京津冀城市群做了一個比對。長三角城市群有一個中心城市上海,有常住人口超過500萬的特大城市南京,還有很多中等城市,以及大量的小城市,這些城市共同構成一個三角形的城市群,保障了其可持續發展能力、經濟活力和區域的協調性。


            相反,京津冀城市群擁有兩個超級大城市——北京和天津,中間城市卻出現斷檔,像河北的石家莊和保定,都不能算是具有很強競爭力的大城市。因此,資源單向地向北京和天津聚集,二級城市和特大城市之間不能形成有效地反饋。現在之所以大力建設雄安新區、通州新區,還鼓勵一些城市大幅度發展,就是希望補上這個斷檔。


            “凡是呈現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的城市群,都可以健康地發展,而且彈性和包容度都比較大。凡是中間斷檔的,發展就會存在一定障礙,所以,我國城市化一直堅持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這一方針,始終沒有改變過。”仇保興總結道。


            在被問及長三角城市群如何深化城市群規劃、進一步提升城市之間的協同水平時,仇保興指出,一是基礎設施共建,實現互聯互通;二是生態環境共保;三是資源共享,特別是不可再生資源;四是支柱產業共塑。“如果產業梯度分布合理,整體的創新能力就會提高。”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