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rstsw"></dd>
      <div id="rstsw"></div>

          1. 今天是:
            軍民融合多元化融資支持的國際經驗
            作者:  來源:中國投資協會項目投融資專業委員會  發布時間:2018-05-08

            模式一:“政府先導+市場化運作”的美國模式。

            美國是“軍民一體化”代表國家,其軍民融合始于20世紀60年代,全面展開于20世紀90年代。“冷戰”后,因蘇聯解體和自身國防預算約束,原有軍民分離發展模式難以為繼,美國正確處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用好政府引導的“有形之手”與市場運作的“無形之手”,將社會資本引入軍民一體化建設中,實現軍民之間在技術、資金、人才等方面的相互融合,最終成就了世界頭號軍事強國、經濟強國和科技強國的地位。由于美國是直接融資為主體的金融體系,在軍民融合歷史發展中,美國相比其他國家,更加注重公平競爭(傾向于競爭的采辦體制、改革軍用標準),更側重于運用市場化手段(風險投資、合并重組等)。


            模式二:“傾斜于民企的政策性金融為主”的日本模式。

            日本是“以民掩軍”代表國家,其軍民融合始于“二戰”后。受到“和平憲法”的制約,國家不設立專門的武器裝備生產企業,所有軍事技術和裝備生產以民營企業為主體。而日本躋身于國際前列的國防科技實力,正是得益于以民企投資為主體模式。從國家科學和技術發展總投入上,政府投入包括防衛省在內比例不到20%,其中軍事科研經費更是不足1%,而其余的80%的國防科研項目皆由民營企業完成。這些民營企業由年產值約200億美元、雇員超過4萬人、總數約有2500家的大小企業組成,不斷將尖端民用技術應用于軍事領域。結合間接融資為主的金融體系特征,日本政府在推進軍民融合的過程中,除了財政補貼、稅收優惠等經濟資助以外,對重點民營軍工企業(三菱重工、川崎重工、日本制鋼等)和中小民營軍工企業實施“金融傾斜”政策,側重于政策性金融、中小企業貸款優惠、無擔保貸款、長期低息貸款等間接融資手段。同時,為拓寬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擇機發展中小企業直接融資機構、鼓勵中小企業公開發行股票和債券、引入風險投資、在主板市場之外設立二板市場、設立設備租賃業務等直接融資方式。此外,日本防衛省設有協商窗口,為擁有獨特技術的中小企業促成資金合作機會,類似經濟團體聯合會等民間組織也在軍民融合中發揮著積極作用。


            模式三:“財政支持+基金會支持”的俄羅斯模式。

            俄羅斯是“先軍后民”代表國家,這是一種既想避免軍民分離弊端,又不想放棄獨立軍工體系的折中做法。蘇聯解體后,俄羅斯的經濟處于崩潰邊緣,國防預算急劇下降。俄政府立志改變蘇聯國防工業和民用工業“兩張皮”的情況,大力推行國防工業“軍轉民”政策,發展和采用軍民兩用技術,促進建立軍民融合的工業體系。俄羅斯同樣是間接融資為主體的國家,但金融基礎相對薄弱。為了解決資金短缺問題,俄羅斯政府曾引導企業組成了集“科研設計—生產—金融—貿易—保險”于一體的金融工業集團,還專門成立了“軍事工業出口銀行”;借鑒美國做法,在軍工企業軍轉民過程中增加私人投資的份額;實行軍工企業證券私有化;引入國外投資等。但受種種因素的影響,俄羅斯軍民融合金融支持明顯不足,導致資金支持上仍以財政投入和科學技術發展基金為主的局面。


            模式四:“傾斜于中小民企的政策性金融為主”的德國模式。

            同樣是戰敗國,德國在軍民融合上,很多方面與日本相類似,無論是采用“以民掩軍”模式上,還是采用以政策性金融為主的資金支持體系上。唯一不同的是,德國在軍民融合資金支持上以中小民營軍工企業為主體模式更為成功,軍民兩用資源使用效率更高。“二戰”后,德國開始組建復興貸款銀行、儲蓄銀行、合作銀行和大眾銀行等專門政策性金融機構,為中小民營軍工企業提供長期、穩定的融資服務。值得一提的是,在嘗試發展風險投資和資本市場等直接融資方式受挫之后,德國回歸到間接融資為主的資金支持體系,對中小民企提供低息貸款和財政支持;組建中小民企發展基金(資金主要來源于財政補貼),對中小企業的直接投資和貸款項目補貼;實施中小民企信用擔保體系,形成完善的風險分擔機制等方式。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