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rstsw"></dd>
      <div id="rstsw"></div>

          1. 今天是:
            軍民融合:政策放大"民參軍"8種市場機遇
            作者:  來源:中國投資協會項目投融資專業委員會  發布時間:2018-04-24

            2018年2月2日,一枚從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起飛的長征二號丁運載火箭,將電磁檢測試驗衛星“張衡一號”發射入軌。此次發射一箭7星,有6顆小衛星“搭車”。可就在這6個“配角”中,一顆拿到了“中國第一”稱號,它就是地產商馮侖的“風馬牛一號”,是我國國內首顆私人衛星。

            “風馬牛一號”約4千克,鞋盒大小,在軌運行時,每天經過中國上空三次,向地面實時傳輸音頻和圖片內容。如果運營成功,馮侖還想繼續“放衛星”,嘗試4K高清直播等這次沒來得及加進“風馬牛一號”的功能。“風馬牛一號”的研制、發射和后期運行維護費用總計在500萬元人民幣以內,發射費用只是其中一部分。

            私人衛星“風馬牛一號”的故事和軍民融合話題并非風馬牛不相及。嘗試與手機互動娛樂結合的衛星自然屬于“民用”,而我國的航天事業向來歸在“軍口”——運載器和有效載荷由軍工企業研制,發射、測控、回收等任務則由解放軍實施。

            2017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推動國防科技工業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意見》,提出31項具體要求。其中第19項為“加強太空領域統籌”,內容包括探索研究開放共享的航天發射場和航天測控系統建設。第22項為“發展典型軍民融合產業”,涉及航天的內容為“積極引導支持衛星及其應用產業發展”。“風馬牛一號”衛星是探索開放共享航天發射和測控資源的實際行動(私人衛星承擔了長征二號丁火箭的一小部分發射費用),也是支持衛星應用產業發展的先聲。

            平 行 世 界

            新中國的領導人向來重視軍民融合,建國時毛澤東提出“軍民兩用”思想,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提出“以民養軍”,上個世紀90年代江澤民提出堅持“兩頭兼顧、協調發展”的方針。到2015年,習近平首次提出要“把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十三五”規劃要求“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形成全要素、多領域、高效益的軍民深度融合發展格局”。2017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設立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習近平任主任。

            這些理念和舉措,都是為了拉近兩個“平行世界”的距離。由于功能分野和管理分界,我國的軍隊與地方之間,軍工企業與國民經濟的其他部門之間,一直缺乏多樣有機的聯系。“平行世界”的距離甚至表現在社會心理上,從一個常用詞就能看出——“地方”,特指與“軍隊”并舉的“地方”,出現在“軍地兩用”等等表述中。分布全國的軍工企業也會用這個詞,將自己和環境區分開來。

            如何拉近“平行世界”的距離,其他國家的一些經驗不妨借鑒、拿來。關于美國、俄羅斯、日本、以色列等國軍民融合的研究早已展開,國內智庫對這些國家的軍民融合戰略、法規、商業模式、技術融合途徑等等均有細致探討,哪些經驗可供借鑒,哪些不適合中國國情,意見也很多。從實際效果看,伊隆·馬斯克創立的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的獵鷹火箭和龍飛船,已經展示出民間航天力量——多次成功發射火箭、為國際空間站運送補給及回收飛船,均證實了該公司強大的航天技術研發和任務執行能力。在民間航天事業和軍民技術融合方面,應該承認我們離美國還有很大差距。

            回到中國軍民融合的現狀,可以觀察到“軍轉民”和“民參軍”的發展不平衡,前者較成熟,而后者障礙重重。以軍用飛機的生產商和出口商中航工業集團為例,非航空產品收入可達集團總收入的三分之一,另有規模可觀的服務業,如酒店業(品牌為格蘭云天);中航工業集團2017年收入還查不到,估計非航空產品收入在2000億人民幣上下,服務業收入超千億。其他軍工企業也大幅邁開“軍轉民”的步伐,如著名的長安汽車和嘉陵摩托,是兵器裝備集團的產品。我國中央軍工企業共11家,全都體量龐大。核能一家,航空、航天、兵器、船舶、信息技術各兩家“軍轉民”較為成熟,源自這些軍工企業擴大生產經營規模的內在動力。

            相較之下,“民參軍”尚有巨大發展空間。我國民營企業究竟多少,統計口徑不同,數據也不一致,但量級至少為1000萬家。而獲得軍品生產資格的民營企業不過區區一千余家。主要原因不是民營企業的能力不足,而是軍品準入規則的制約。

            8 大 機 會

            變化正在發生。“民參軍”帶來的市場機會自2015年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起逐漸顯現。國家戰略落實到“十三五”規劃;此后,2017年初設立了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2017年12月《關于推動國防科技工業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發布,更是為分析軍民融合頂層設計帶來的市場機會提供了觀察窗口。

            我們認為,新政策放大的“民參軍”市場機會較為顯著的有8種。

            ——非武器軍品。軍品研發和生產能力分為核心能力、重要能力和一般能力。《意見》要求核心能力由國家主導;重要能力發揮國家主導和市場機制作用,促進競爭,擇優扶強;一般能力完全放開,充分競爭。非武器軍品,如軍裝、食品,應在完全放開之列,民營企業大有機會。

            ——非涉密武器裝備。《意見》要求,規范武器裝備科研生產定密和招投標工作,凡不屬于國家秘密事項的,不再納入保密資格認定等行政許可范圍;凡不需要承制單位具有保密資格的武器裝備科研生產項目,不得將保密資格作為招投標條件。考慮到保密資格的獲得僅僅在手續上就是相當繁瑣的過程,這意味著為大量“民參軍”企業松綁。

            ——民間航天事業。《意見》提出,加強太空領域統籌。面向軍民需求,加快空間基礎設施統籌建設。加快論證實施重型運載火箭、空間核動力裝置、深空探測及空間飛行器在軌服務與維護系統等一批軍民融合重大工程和重大項目。以遙感衛星為突破口,制定國家衛星遙感數據政策,促進軍民衛星資源和衛星數據共享。探索研究開放共享的航天發射場和航天測控系統建設。

            ——信息技術基礎設施。《意見》要求重點推進網絡空間領域建設。促進通信衛星等通信基礎設施統籌建設。大力發展網絡安全、電磁頻譜資源管理等技術、產品和裝備。推動天地一體化信息網絡工程實施。

            ——海洋事業。《意見》提出軍民融合應支撐海洋領域建設。推進海洋領域軍民試驗需求和試驗設施統籌,加快深遠海試驗場建設。大力發展水下探測、信息傳輸與安全等技術,提高海洋綜合感知能力。這些領域均有民營企業發揮的空間。

            ——區域經濟建設。《意見》提出促進軍工經濟和區域經濟融合發展。圍繞實施“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三大戰略”和西部開發、東北振興、中部崛起、東部率先“四大板塊”布局以及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鼓勵軍工集團公司與地方政府加強戰略合作和規劃政策對接。各地政府和民營企業將從這一政策中得到引資和合作機會,軍民融合特色園區可望在各地開。

            ——人才培養。《意見》要求加強國防科技工業人才隊伍建設。組織實施國防科技工業人才發展規劃,利用全社會優勢教育資源,大力開展國防特色高校共建和國防特色學科建設。“全社會”,意味著尚未涉足國防科技人才培養的高校和培訓機構有了新機會。

            ——專業服務。《意見》中的“社會資本參與軍工企業股份制改造”、“軍工單位采取入股、租賃”民口產能、“完善武器裝備科研生產準入退出機制”、“完善社會投資審核制度”等安排,為金融、法律等專業咨詢服務機構帶來新空間。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